阿玲的故事
2012-08-24 12:52:08 828
  • 收藏

     

      我是个喜欢简单并很容易快乐的人,偏偏所学和将从事的却是一份“两眼一抹黑”的工作--警察,面对的都是罪恶。

      从此,我也真正成为都市中营营碌碌的一员了,遵循着都市生存法则,挣扎于各种社会和家庭期望里,难道,这就是我的人生价值?

      带着大学刚毕业的困惑与未经洗练的热情,我来到了泸沽湖。

      出于职业的敏感吧,这里出奇低的犯罪率令我惊叹并且恩考:一定有一套很棒的文化与价值体系将许多矛盾和问题都内部消化了!可是,这跟我手头的资料相去甚远啊,所谓的学者报告、所谓的文化介绍,都将这儿描绘成很随便、不需负责任的“性乐园”,噢,如斯棒的文化价值体系是一个随便、不负责任的族群可建立并绵延千年的吗?

      我喜欢孩子,尤其心疼那些在贫困中挣扎的好孩子。

      如果说我最初的留下只是天性中的随性使然,只是为了要一份干净的回忆以安慰日后庸俗的生活,那么,留下来的每一天我都处于极强烈的感动与心疼中。

      我教小学,却有一个跟我同岁的学生(20岁,读小学六年级):寒暑假里他必须不停地帮别人干活,以换取开学的时候别人来帮他家种地;赶上采桦茸的季节,一下课他就没影,他得趁天黑前抓紧时间上山找点菌子,那是他和弟弟的学杂、生活费啊!我提议帮他找个资助人,他流泪了:“以我的年纪和成绩,念完小学我不可能再读书了,把机会留给别人吧!”

      啊!以前,“田园牧歌“于我是浪漫的代名词,“家徒四壁”、“家无片瓦”只是高悬书本的词组,顶多也就遥远的报道,可当贫穷那么活生生地展现眼前肆虐我的学生像拳头一样重重地捶痛我胸口--我要帮助孩子们!

      我不知怎样才能表达我的感激,在泸沽湖,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变得非常简单,那么多素昧平生的朋友,他们不是居高临下,他们和我一样喜欢孩子、帮助孩子们。是这些天南地北的热心朋友啊,在我奔走山间水路去寻打失学儿童感到疲累的时候,心底有个声音:加油!

      我太富有了,这样的经历是我一生的财富,孩子们重返校园的欢雀扫清了我心灵的尘埃--人生的价值在于我的存在使多少人受益!

      一直住在摩梭人家里,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们的喜怒哀乐和对我的深情厚义,我深深地迷恋上了摩梭文化,但越是深入越是愤怒----所谓学者,真是扯蛋!这就需要知识、呼唤教育!

      一路走来有点累、有点迷惘,个体的力量太微弱了,力求公正却有可能不够客观,还可能有监督不善等等问题,这都是我不希望看到的,决不能因为个人的力不从心而令热心的人寒了心啊!

      搓拉实在是个妙不可言的良师益友,他常常帮助我理性地思考,在各自对当地教育状况都深有体会后我们又坐到一起,还有当地的摩梭老师、妇女主任……众志成城!

      对摩梭文化纯属个人偏好,其实彝族、普米的处境更堪忧。没有肤色、没有种族,所有孩子都可爱!

      能读到这个本子,唐大哥和竹儿一定把你当成了朋友,无论个人感情还是教育方面,他们都是我最初和永远的感动!

      嗯,能随缘地做点好事,这就是幸福!

                                      --阿玲

     

    © 2003-2020 爱心公社公益网站版权所有    备案:浙ICP备05028009号-1    技术维护:浙江微圈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