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华山的故事
2012-08-24 12:52:10 805
  • 收藏

     

      没想到,摩梭给自己那么巨大的冲击与启迪。

      那年,终于踏足永宁摩梭,先前两个月竭尽所能张罗国外所有关于摩梭之研究,用心阅读,然后从昆明、丽江、宁东,一路住在摩梭家庭,努力学习摩梭语。当时,内心仍忐忑犹豫不知离开香港大学教席,孤身到永宁山区做一年摩梭研究,会是什么光景?殊不知,不消数天,已彻底忘掉外面的世界,不为什么,只因当我放下自我,谦卑虚心投入摩梭山区生活,换来的,竟是如沐春风的轻松、兴奋与感动。“轻松”,因为不必被什么事业有成、出人头地、成家立业等社会期望与压力所催迫;“兴奋”,因为母系摩梭的结果不是母权或女权,而是女女男男轻松自在、毫无后顾之忧地享受这相濡以沫之关爱。自己多年来义无反顾投身于女男平等之研究与实践,居然是在过往学者笔下所谓“落后”、“原始”的摩梭里,我才寻觅到现代文明发达国家也凤毛麟角之两性平等与女性情欲自主空间。至于“感动”,当然是“分家不分心”至死不渝之家族支持与关爱,甚至爱屋及乌地令我这位与山区摩梭人一起劳动、生活的“香港研究者”,也深刻感受到这份难以言诠却又有血有肉之情义,一次又一次叫我动情、感动。

      因此,当我看到主流学者与媒体一本正经、义正严辞把摩梭描述为“原始”、“落后”、“野人”,既不知父、也没有父亲称谓,甚至大量讲述父子共妻、兄弟共妻之现象,我感到愤怒也难免心痛。这,其实是整个民族的悲哀,更深层的悲哀是摩梭长期处于异常被动以致“文化挨打”的处境,几十年来被外族研究者居高临下地生吞活剥,却仍罕见摩梭自身的主体声音,甚至个别摩梭人因着文化教育与视野的限制,而内化了主流媒体的猎奇景观,把摩梭吹捧为百无禁忌的“性乐园”,结果便恶性循环地复制“摩梭=落后=走婚=随便”的文化误读,而摩梭人的自尊、主体以至整个民族都受到严重伤害。

      或许自己多年来一直从事文化与教育工作,我始终偏执地相信,出路不在地挖空心思开办更新鲜多元的划船、骑马、篝火晚会项目,甚至不单是让电视、冰箱、VCD铺天盖地普及山区而令还珠格格、刘德华、郭富城成为山区人们集体拜膜的偶像。说到底,倘若摩梭主流社会仍没有自身的主体声音、倘若山区失学率仍如斯严重以致大部分摩梭小孩根本没能力升读永宁唯一的永宁初中(学)、倘若人们仍只盯着那片面兼短视的旅游商品收益而自我满足,恐怕摩梭文化只会进一步受到轻蔑、丑化与伤害,甚至50年后摩梭年轻人根本不知道摩梭文化为何物,而一窝蜂地追逐现代(汉)化的所谓的“文明”与“进步”。

      说来荣幸,自己一年内所居住的8个摩梭家庭,居然其中7个成员担任教师,遂顺理成章令自己越发了解以至关心摩梭山区之教育,终而多番参与或大或小的教育工作。譬如那次三度探访温泉完小(小学),一间96年地震中倒塌而至今仍未重修的校园。原准备翌日清晨步行赴四川木里却被校长杨晓松恳请留下等待德国汉斯基金会人员来访。自己一直不甘停留于客观抽离的“研究者”角色,毕竟“研究”的终极目的,也在于改善以至提升当地人们的生活与文化素质,遂耐心等待,终于6天后“大派用场”。美其名权充翻译,实则处处巧妙拐过教育领导,而让德国人与摩梭校长真正交流。最后,德国人拿出16800元人民币并强调由老师全权负责。我兴奋之余,甫下楼梯便已听到教育领导向校长严正表示“金钱的使用必须经领导批核”。我凭借自身的有利位置而先后作三方交流,并马上向校长提出三项建议:1、立即召开老师会议,向6位老师公布资助金额;2、全体老师详细讨论如何使用资助;3、尽快使用资助免夜长梦多。当夜,我对晓松说:“这是我在摩梭山区两个月来最激动的一天。”

      于我,那是非常难忘的一役。自此,我寻觅到自己在摩梭山区“研究”以外的崭新方向与定位,既让我坚信与山区老师携手合作的民间力量,又回想起多次与摩梭老师酒适知心的秉烛夜谈,当然,还有先前与阿玲环湖两天家访以便寻找合适的山区失学儿童资助对象,以及阿玲当义务老师时的深刻体会。

      自己向来坚信,一切“资助”项目,必须让当地人为主体,以激发当地人们的积极能动性为终极目标,而绝对不是发达地区既得利益者居高临下之猎奇与怜恤。因此,当我与三位热切关注山区教育与少数民族处境的摩梭山区老师谈及此事,而从她/他们眼里看见激情的泪光,我知道是时候落实真正以摩梭山区为本的教育工作。至于后来与达斯拉措等山区老师多番交谈,湖思茶屋会议,以及唐斌、竹儿的支持,都成为美丽的历史。

       必须加按,把资助对象从摩梭扩展为永宁山区的少数民族,不单只在于同坐一条船的唇亡齿寒,更是深刻体会山区中的普米以至彝族,其贫穷及被忽视之程度实在不下于摩梭,简直是边陲中的边边陲,是故,希望人们能够分享到广阔胸怀的宽欣喜悦。

      从研究到参与,从批判到建设,从动情到携手合作,正是自己执迷不悔的梦寐以求。在摩梭山区找到的,正是这一份幸福与荣幸。

     

    © 2003-2020 爱心公社公益网站版权所有    备案:浙ICP备05028009号-1    技术维护:浙江微圈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