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斌的故事
2012-08-24 12:52:11 813
  • 收藏

       那年十一月的一天,我和相依为伴的她来到泸沽湖旅游。首先吸引我们的是美丽的湖光山色,进而是摩梭人的热情、善良,短短的几天,这方水土的宁静、祥和已深深地打动了我,于是决定留下来。

      一年多来,通过我们小小的茶屋,我们结交了许许多多的朋友,透过他们的故事,我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活价值。说真的,到今天这一步,我们能为山区教育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完全是周围朋友们的实际行动感动了我:

      阿玲,一位身在广州都市的女孩,在北京读完大学后,来到泸沽湖旅游,被孩子们渴望的眼睛所打动,便主动与希望小学联系,留下来义务教书。现在她虽然回到了广州,但心还时常牵挂着孩子们,想着为山区教育做一点什么?于是有了现在爱心助学行动的开始。诚如阿玲所说:“孩子们留住了我的脚步――肮脏的衣装抹不去他们对知识的渴望!半年,对这里的教育事业只是一星柴火,用城市里的金钱功利衡量又似乎太奢侈……人生,什么事都能用钱来计算吗?我终究要回到城市,只希望以后俗透了的城市生活中有份纯净的回忆安慰我!”

      王军,一位北京青年,刚到泸沽湖,去湖边一个港湾野营。黄昏雨过天晴,头枕纯净的湖水,相伴是对岸静默无语端庄的女神山,在将入睡的迷离中,心中涌起一个古怪奇妙的念头:长眠在这湖底,聆听这水波拍岸声声,还有大山无声的独语,在这如画静美中,洪荒万古……也许是母亲湖温柔恬静的母爱,网住了赤子的心。他一呆就是一年多,也是在这里义务教书。

      槎位(摩梭语聊天的意思),一位香港学者。为了研究摩梭文化,刚来十多天,就学会了常用的摩梭语,于是每碰见一个摩梭人,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槎拉起来,因而得其美名。为了准确、全面地研究摩梭文化,槎拉在永宁山区选择了八家具有代表性的家庭暂住。在这段过程中,他也同山区的老师们交上了朋友,对当地的教育状况也有了深刻的了解,加之他以前工作的原因 ,和国内外很多基金会有一联系,所以他义无反顾、主动热情地参与爱心助学行动的筹划、宣传工作。并和政府部门取得联系,得到大力支持,使得爱心助学行动在银行取得独立账号。

      大姐,一位作家。初来泸沽湖时,便被这里的山水、人情所触,遂想写写这里的人和事;当第二次来到这里时,听说我们的资助计划,马上拿出一千元,成为我们爱心助学行动收到的第一笔捐助。为了深入生活,我陪大姐绕湖4天,途经一个村小,大姐去看了看校舍,面对破烂不堪的教室,大姐流下了痛心的眼泪:她说这是她见到的最差的教室。依大姐的经历,可说走了大半个中国,所见之事并不简单,可她也说这样的话,着实让我也感到吃惊,可想而知,这样的教室破烂到了什么地步。

      去年八月的某一天,茶屋来了五位客人,其中两位广东女孩,一对澳门父子,一位成都的老师。因旅游大家走到了一起,经我介绍,他们决定步行绕湖一周。第二天,15小时他们走完了全程。回来后,五个人感慨万千:这一路的风光,一路的经历定会让人终生难忘。难忘的是他们碰见一位聪明伶俐的小女孩,因家境贫穷无法上学。成都的何老师立即带着小女孩找到校长,当面交清了入学的费用,第二天五个人又带着小女孩去镇上,纷纷给她买好了书包等等学习用品,看这小女孩那么高兴的样子,五个人都会心地笑了。两位广东女孩还叫我和阿玲帮助她们找寻资助儿童。就像她们所说:经过两天的环湖,使她们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

      还有广东的一对年轻夫妇,临走时交给我200元钱,叫我转交给阿玲,让她给孩子们买一点什么。所有这些,只是我所见到的一部分,还有很多我不知的人们同样在为孩子们做事。朋友,你说我天天生活在这样的氛围中,天天接受的都是人性的真、善、美,难道还会无动于衷、还会不去行动吗?我的许多朋友人已不在泸沽湖了,但心还系着泸沽湖,还千方百计地为泸沽湖的孩子们做事,更何况我还身在泸沽湖,难道不更应该做点什么吗?

      给孩子们一点关爱,不是在净化自己吗?

                                    ――唐斌

    © 2003-2020 爱心公社公益网站版权所有    备案:浙ICP备05028009号-1    技术维护:浙江微圈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