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领乐做义工成时尚
2012-08-24 12:54:33 1281
  • 收藏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广州白领乐做义工成时尚

    12月05日是国际志愿者日。志愿者又称义工,目前广州已有义工26万。近年来,白领做义工正成为一种生活时尚,公务员、外企、私企员工为主的白领在业余时间扶贫助残,从中获得了真爱回报,精神境界得到提升。更使受助的弱势群体感受到社会的关怀。

      由于在社会生活中有较强的影响力及号召力,作为中坚人群的白领义工将能更好地推动公益事业的发展,稳定社会关系,并且有助于提高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

      背景:广州有义工26万

      广州市的义工服务是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伴随着社区服务活动的兴起而产生的。

      今年10月19日,广州义工联正式成立,标志着广州市义工活动进入组织化和规范化阶段,是广州市社会互助体系建设的一个新突破。从过去以共青团组织为主体,到现在社会各界人士广泛参与,全市义工队伍不断扩大,目前广州义工已超过26万人,建立了青年志愿者协会、少年儿童义工队、老人义工队等各类义工组织1.47万个,专业服务队2200多支,各类包户服务组织1.2万多个。

      根据计划,广州要实现注册义工(志愿者)达到全市户籍人数8%的目标,即2004年总人数要达到60万-100万。

      目前,广州的义工们主要从事扶贫、助残等公益性活动。

      白领成为义工骨干

      11月29日,周六的上午,李森和他的几位朋友没有休息,一早就来到了荔湾区七彩虹幼儿园,准备在这里为智障儿童搞一个小型活动。这个活动每周都会举办一次,周边地区的智障儿童家长们都会自行将孩子带来,和叔叔阿姨们一起玩游戏,家长们还会接受他们的辅导,学会如何照顾、训练孩子。

      那天孩子们玩得很开心,而李森他们也忙得满头是汗,几位女孩子漂亮的衣服上还沾上了小朋友们不小心弄上的污垢,但他们毫不在意……

      他们都是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下简称青协)的义工骨干,也清一色地全是白领:李森是某国企的中层干部、阿红是在中信上班的私企管理人员、阿昌拥有自己的公司,其他几人也都是国企里面的精英。他们此前都并不认识,但加入义工后,每个星期他们都会聚上几次,一起组织、参与各种义务社会服务,如给贫困家庭送米、推残疾人士上白云山等。

      “现在,白领做义工的并不少见,青协里就挺多的,而且很多已成了骨干。”李森说,“大家平时上班,一有空就卷起西装袖子,不管是老板还是高层,都乐呵呵地背起走累了的智障儿童,都要为孤寡老人洗衣服。”

      不仅在青协,白领义工们早已活跃在广州的每个角落。据了解,在广州的义工队伍里,年青人占了很大比例,其中以18-25岁阶段所占的比例最大;在学历上,大部分的义工都是中专、大专以上学历,本科以上的高学历义工也占了较大比例;职业上,除了在校大学生外,公务员及外企、私企的员工最多,有一些更是外企的管理人员或者政府部门的中层以上领导。

      当义工正成为广州白领在读MBA、自驾车游后的另一生活时尚。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义工的最主要工作就是帮人,但我们平时要上班,真的是挺苦挺累。不过就像那首歌唱的‘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只要快乐就行了……”当了5年义工的阿SAM说出了白领义工们的心声。

      张小姐(厅级机关科员)在扶助对象家过生日

      9月底,张小姐在荔湾区一个贫困家庭里度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以前我生日都要开Party,一般会花上两三千元包个卡拉OK房,请上十几个朋友闹上一晚。”但是,今年的生日,她与扶助对象余伯一家三口坐在他阴暗的小屋里,吃着他们亲手做的“生日宴”,听着他们为她而唱的生日歌,张小姐反而觉得更满足了。

      张小姐是一个厅级机关的科员,受朋友邀请,她一年前加入了义工行列。加入后,她才发现,当义工并不容易,“原来不仅仅是找人谈谈心,而要干很多很细甚至很烦的活。”

      余伯是一家国企的老员工,企业效益不好,他也被迫下岗了。一直找不到工作,所以对社会充满了怨言,此前就曾气走了两个义工。

      张小姐刚与他接触时,也被他为难了几次。“有一次都把我气哭了。我当时就想不干了,可后来冷静地想了想,他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正因为这样,他才更需要帮助,如果连我们这些义工都放弃了他,他肯定更会觉得社会是冷漠的,行为会更偏激,这样就坏了。”

      张小姐还是留了下来。她开始试着观察余伯的言行,希望找出症结所在。知道他因为找工不成而倍受打击后,张小姐还主动为余伯联系了几份工作。

      张小姐的行动终于感动了余伯,他开始接纳这个此前被他称为“什么都不懂的‘靓妹’”。一次,余伯发现张小姐感冒了,还悄悄塞了盒感冒药到她的提包里。

      “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只有你真心地对别人付出了爱,才能获得别人对你的真爱。”张小姐说,义工活动让她学会了不少东西,“有了这个信念,无论再碰到多大的困难,我都能坚持下来了。”

      老乌(中国电信某分局营销部门业务主管)

      一手办起广州青年志愿者网

      “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不是看它有多少高楼大厦,而是看它有多少义工!”在广州青年网上,最醒目的就是这句话。这个网站上有着各种活动信息,有专门的BBS,还有各种志愿者的相关咨询,完全是一个“志愿者之家。”

      网站的站长老乌是中国电信某分局的营销部门业务主管。“老乌”是他网名“乌托邦”的简称,他取这个名字正是希望能实现乌托邦里没有饥饿、没有贫寒、每个人都能得到帮助的理想社会,这也是当年他加入义工的原因之一:“真的想帮帮别人。”

      老乌2000年就加入了青协,他一手办起了“广州青年志愿网”,为志愿者们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朋友都很佩服他:工作很忙、办网站很忙、组织活动很忙,但他总是精力充沛,忙不够的样子。

      “其实我真的挺累。”老乌偶尔还是会诉诉苦,“比如做网站,我要自己翻资料、找图片、制作程序,当时我又要上班又要进修,恨不得一天能有48个小时。”

      不过老乌还是挺了过来,他说是除了因为真的想帮人外,还有一份责任心和使命感:

      “我总有种想法,这个事情是那么好,是应该发展起来的。而我觉得广州的义工行动到现在还是属于起步阶段,而且靠的都是我们这些义工一件事一件事地做出来的。如果我们没做好或者放弃了,新义工们可能也会跟着放弃,其他想加入义工的人看了也会灰心,很有可能义工行动就没办法茁壮成长,那多可惜呀。”

      阿悦(电力部门职员)

      拉上女朋友陪福利院的小朋友玩游戏

      阿悦是一个阳光男孩,在电力部门工作的他今年3月才加入义工行列。“当义工的原因很简单:我可以尽情地去帮人。”

      阿悦说自己是一个乖孩子,从小就接受助人为乐的教诲,并深信不疑,更奉为信念。虽然平时在家里和单位也常常帮助邻居和同事,但这让他很不满足:“他们的生活状况都2532不错,我想帮一些真正有需要、急需扶持的人。”

      后来阿悦发现广州还有规模挺大的义工组织,让他兴奋不已,二话不说就马上加入了。“成了义工后,我可以尽我的一切力量去帮助别人,别人也非常接受我们。有一次在公园里搞活动,一个阿婆就跑过来塞了一瓶水给我,还说:‘年轻人,有爱心,真好!’让我感动了很久。”阿悦非常自豪。

      现在,他负责一个幼儿福利院的工作,每个周末都会拉上女朋友一起到福利院陪小朋友们玩游戏,天气好时还带着他们去逛公园、逛商店。

      虽然占用了周末的宝贵时间,但阿悦还是很开心:“帮了人后,连心情都晴朗了起来。”

      阿CAT(外企文员)失恋后做义工“疗伤”

      在外企任职的阿CAT是个很现代的女孩,去年加入义工组织时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她是那么COOL,在街上乞丐无论怎么求她,她连眼角都不斜一下。”“当义工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意外。”去年底,阿CAT的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冲击,相恋8年的男友提出了分手,一向和睦的父母也离了婚,这让她无法承受,“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天下最惨的人,看什么都是灰的。后来干脆把工作都辞了,躲在家里‘疗伤’。”

      在颓废了一个月后,一位朋友来看她,见状马上劝她加入义工联,说这个是疗养的“妙方”。

      刚刚参加义工活动时,阿CAT仍是懒懒的,到孤儿院里发文具,她怕孩子们弄脏了衣服;到商场去筹款,她又觉得很丢脸,站在一边冷冷地不开口……直到去年圣诞,她收到一封由义工联转来的信,里面是一张孤儿院的孩子们亲手制成的贺卡,上面歪歪扭扭地画着很多红心,还有一行小字:“张阿姨,谢谢你的关心。我们会活得很精彩的!”后面跟着十多个签名。“当时我的眼泪就出来的,我根本不记得那家孤儿院的名字了,也记不起这些小朋友的样子,但是他们却把我记住了。他们让我感觉到,他们是那么地热爱生活,珍惜一些。而我自己却把这些东西冷漠地放在一边……”

      之后的日子,阿CAT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态度了,她开始用心地去服务,并且全心地体会个中乐趣。“后来,我发现,原来幼儿园里小朋友们的笑容是那么真诚;筹款时,也会想起贫困家庭的人们多么需要这些钱去过日子……”

      阿CAT说服务得越多,越发现这个社会还有不少人是需要帮助的,而这些人都在痛苦但坚强地生活着,“他们让我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生活。”

      丽江花园业主助捐104位失学儿童

      据了解,除了正式注册的义工组织外,广州还活跃着不少自发组成的义工性质团体,如老人互助社等。而近年来,一些新兴白领小区更出现了不少业主义工社团。从1998年开始,丽江花园有一个传统活动,每年的1月及7月,就会组织一次大规模的“连南助学”活动,以资助连南地区的失学儿童。他们为连南的儿童们捐书和衣物,并以自愿形式向失学儿童捐献400元,作为一年的学费。

      不少业主还自驾车到连南,亲手将自己的捐款交到失学儿童的手中。业主们还助养当地的儿童,最高峰时,业主们共助捐了104位失学儿童,好些业主更是从受惠儿童读一年级开始就从经济上帮助他们,直到他们现在上中学了,也没有停止过资助。

      业主刘女士曾连续三年参加了这个活动,助养了两个孩子,刘女士认养的孩子是两兄弟,他们当时刚上小学,父亲就发生意外去世了,两兄弟也就辍学了。刘女士一家为两个孩子提供了学费,还另外寄上了几百元生活费,逢年过节还会买上几件衣服寄过去。

      “我总觉得,一切都是循环、对应的,你有爱心,你的身边就会有很多有爱心的人;你帮助别人,在你需要帮助的话旁边就会有很多双手要帮助你……而且,只是一两餐饭的钱就可以让一个人的命运得到改变,说不定就会成为社会良材,想一想就觉得很必要。”

      去年,刘女士一家还特地和其他业主一同前往连南看望“养子”:“那次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车队还没到村子,远远地就看到孩子们到村口迎接我们,有的还跑出来为我们引路。一下车,孩子们就欢呼起来,冲上来拉住我们的手,一个小男孩还把一只熟鸡蛋塞在我手里,然后羞涩地站到了一边……”刘女士找到了助养的两兄弟,两个孩子都捧出了优异的成绩单和三好学生证书,“走的时候,孩子们又跟在车后面跑了好远,我们的车开了又停,停了又开,依依不舍……”

      现在,刘女士还坚持着每个月都与“养子”们通两次信,而且准备再助养一个孩子。

      专家视点:白领最适合做义工

      “白领成为义工骨干是个必然。”中山大学社会工作系贺立平教授称。

      贺教授认为,由于义务性质的社会工作需要花费较多时间和精力,而且全是无偿行为,所以要求参与者要有稳定的生活条件和经济收入;加上要求自愿性,这就决定了参与者要有较高的知识水平,这才能产生服务社会的高层次精神需要;此外,义工工作常需要组织大型活动,而在组织、统筹能力上,白领比在校学生及其他人有较大的经验优势……“综合这几点因素,目前最适合做义工的就是白领!”

      做义工可以提升思想境界

      “义工行动的普及和正常发展,无论对社会还是个人来说,都是有益的。”贺立平教授表达了以下观点:

      对于个人,贺教授认为通过对有需要的人发挥力所能及的作用,可以提高人的思想境界,进行精神上的洗礼:“目前,不少国家和地区都以义工为主要形式进行公民教育。社会个人通过助人而产生爱,并逐步克服小我,提升至对周围的人、对社区、对国家和民族的爱。”贺教授说在不少国家,对轻微犯罪行为的处罚更倾向于执行“社会服务令”等社会服务工作,使犯人在服务社会的同时受到感化,改变恶习,结果发现效果比坐牢要好得多。

      义务帮助弱势群体可稳定社会关系

      而对于社会,则可以通过人与人之间的真情互助,产生融洽的人际关系,“接受义工帮助的人一般都是社会弱势群体,其中不少人都对社会怀着这样那样的抱怨情绪。然而,在得到他人的义务帮助后,他们感受到社会所带来的温情,这种情绪很容易就会化解了,而且其行为表现也会变得温暖起来。于是,温暖在社会上传播,社会关系变得稳定,社会秩序也会安定不少。”

      白领义工可增强社会服务的影响力

      贺教授尤其强调,白领属于社会新生、中坚的一族,他们在社会生活中有很强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如果白领们都加入义工,那么整个社会对义工的认可度和参与度就会大增。而且,白领们所具有的优良素质,也将推动义工行动有更大的发展,从而更有利于社会。”[ 来源:南方网    〕

    © 2003-2020 爱心公社公益网站版权所有    备案:浙ICP备05028009号-1    技术维护:浙江微圈互联